兰花干子

兰花干子

作者:毛毛妈

1121 兰花干子


用料
:
1豆腐干50016,水冲洗一下。
2:万字牌生抽酱油1/4杯,金兰老抽酱油3大匙,盐1茶匙,糖3大匙,水1杯,八角1粒,茴香1/2茶匙,香叶2片,桂皮1小块。
3:葱2条切段,姜片3片。
4:香油2茶匙。
5:细竹签16根,菜籽油3/4杯,

 

做法:
在每片豆腐干上先纵向切0.2厘米宽刀但不要切断,将豆干翻一面,沿30度角再切0.2厘米宽刀不要切断。然后用竹签从中间横穿每块豆腐干,使切好的豆腐干张开。

煎锅放菜籽油3/4置炉上开大中火,油热后,兰花豆干坯下锅里煎炸成两面黄捞出,稍冷抽掉竹签
炒锅置炉上开大火,放入
23料煮滚,放入炸好的兰花豆干再滚后,调小火煮20分钟,淋上香油盖盖焖几分钟即可食用。

pf button big 兰花干子

You might also lik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章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兰花干子

  1. Lin says:

    Could you tell me what kind of 豆腐干 you bought?
    Thanks.

  2. 酸菜 says:

    建议毛毛妈:兰花干千万不要炸,炸就味道变了。我记得味道应该是卤煮,晾干。
    口感是质地细嫩,入口香甜,嚼起来脆滑,还有点咬劲。如果毛毛妈吃过新化出的满师傅商标香干,有点类似那个味道,只不过满师傅外皮太韧,没有兰花干那么细嫩。

    长沙南门口有个酱园,叫德茂隆,那里的兰花干非常有名,现在好像他们也失传了,做出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文革前每周出一次,一出来一抢而空。个人认为那里的才是正宗

  3. 酸菜 says:

    久远的记忆中,承载着那个年代不应为幼年的我所承载的苦痛,所以那少有的温馨可人的时刻才显得如此的鲜明。

    儿时住在文庙坪,出了南墙湾的巷口就是南门口德茂隆酱园,那里所特有的兰花干子远近弛名。小孩子嘴谗,而兰花干子又是我的最喜。有得几个铜板就会动这个心思。因为唯恐买不到,一般起个大早,钻在大人前面去买才出锅的热兰花干子吃,一旦卖完了,就只能欠欠地在一边瞧着别人品味了。

    这种干子两寸来宽、五寸来长,两分来厚,用兰花刀法细密精致地切过。并用特制的卤水浸泡过,呈褐红色。提起它的一头,战战巍巍,很有弹性地伸缩。吃在嘴里,其味道自干子的内部溢出,淡淡的甜,又香又软又耐咀嚼,真是余味绵长。

      在市场上依稀也能见到所谓的兰花干子,但与传统正宗的真不能同日而语。都被劣质油炸过,掩饰了它的本来面目,当然更品不出它的色香味了。我敢说,岁月在流逝,这个传统的吃食恐怕迟早会失传的。

      先是豆腐的制作就今不如昨。听老班子讲,那时做豆腐,黄豆品种的挑选很严,还要配以一定比例的绿豆。也不象现在的水质,用水中不含漂白粉的异味。豆子泡发时,要清去杂质,尽量去掉豆子的皮。磨豆子用细磨,煮豆浆时用纱布过滤。所以现在要吃到好的豆制品。首要条件必须是在水质好、不用打浆机、纯手工制作的边远乡村里。

      切兰花干子的刀工也是堪称一绝。两边斜斜地着力,要刚刚相吻,决不能透过,人们戏称其手为“兰花手”,现如今这样的刀工只怕是为数缈缈了。还有,制兰花干卤药的配方是保密的,它可将其独特的香甜味渗入干子的内部,又可很自然地将其染色,出锅后如果再淋上麻油,而且要趁热吃才最爽口。

    记得有年的一个冬日,被贬在街道厂子轮大锤的老爸忽然不见了,急坏了全家人。良久,满脸疲惫的老爸出现在我们子妹面前,从怀里捧出一个荷叶包,抖抖地打开来,竟是一大包热腾腾、香喷喷、鲜亮亮的兰花干子,真难为他,是老爸听说那天破天荒会出第二锅,利用送货回来的时间排了好长的队买来的呢。

    一辈子受尽屈辱的老爸早已长逝,带去了对儿女的无限牵挂与愧疚。儿时的兰花干,只能鲜明而生动地留在久远的记忆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