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超常儿童(Gifted Children)的一点常识

ZT 关于超常儿童(Gifted Children)的一点常识

By · 冯 琦 ·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常听到一些父母亲对于超常儿童(Gifted Children)的一些误解。在此,我根据自己收集的资料和研究,借本文做一点蜻蜓点水般的介绍

科学的革命大都起源与概念的革命。因此,在讨论任何科学问题之前,最重要的是先界定概念。关于什么是超常儿童,超常是否意味着就是天才?(Is giftedness the same thing as genius?)优异才智是否等同与天才?(Is being talented the same as being giftedness?)超常儿童是更聪明还是表现在思维方式不同?(When a child is gifted,does she just think faster/smarter or is she different in the way she thinks?)等等问题,不同的角度,解释或有不同有时甚或让人不得要领。其实如同许多学术讨论,上述问题在不同的学术分枝的研究中不一定有完全相同的非白既黑的答案。

根据Marlan Report(1972)的总结,大致可以从六个方面的任何一方面的能力和成就去了解和定义超常儿童:

⒈ 整体智力(General intellectual ability)

⒉ 特殊学业资质(Specific academic aptitude)

⒊ 创造性或建设性思维能力(Creative or productive thinking)

⒋ 领袖才能(Leadership ability)

⒌ 视觉或表演艺术才能(Visual or performing arts)

⒍ 身心运动能力(Psychomotor ability)

据统计*,大约人口中有1.5%-3%儿童被确认为超常儿童,从正态分布曲线看,这个1 . 5%-3%分布在曲线的两端。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百个人中一定有2-3个超常儿童。而且,在超常儿童中的只有极小一部分才是真正的天才(genius)。更确切地说,我们平常在北美生活中所说的天才班的天才儿童实际上大多是指超常儿童。
超常者,无论是性格还是智力上超常,或二者兼之,总是引起心理学家和研究人员的注意和兴趣。关于天才和超常儿童的研究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STANFORD大学发端以来,已逐渐引起从父母到学校和社会的一定重视。
现代社会的人们大多听说过IQ,通常,心理学家用IQ TEST来进行智商测验,尽管对智商测验(IQ TEST)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有学术的也有政治的。但是智商测验从来没有消失过。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一定差异是存在着的,只是怎么去测量和表达,一直不太可能有一个标准,从这一点看,也是说明差异的存在。
根据有关研究和从实际情况的分析,天才又可分为超常天才或俗称神童,和一般天才。据BOSTON大学心理学教授兼哈佛大学 “ 零点计划 ” 高级研究员工Dr.E Winner的研究,认为天才儿童的天赋发展并不平衡,通常是在一些领域的天赋比较突出,其他方面则一般。残疾儿童(比如盲童)中也有天才。
总结下来,天才儿童一般是具有以下三种超常特征的儿童:
1.智力早熟。天才儿童智力发育早,他们对一些领域的掌握起步早于平均年龄,而且在该领域的进步也较一般儿童为快,这些领域比如是语言,数学,音乐,美术,国际象棋,以及一些体育项目。比如现今在国际音乐舞台上展露其音乐天才的朗朗等便是最好的例证。
2.按自己的方式行事。天才儿童不仅比一般的儿童,甚至比聪明的儿童学东西还快,重要的是,他们在学习方式上有质的不同。比如在掌握自己领域的知识时极少需要成人的帮助和扶持,常常是无师自通。显示出他们不仅具有超常自学能力且独立性强,而且总是受到自己关于本领域的发现而振奋而鼓舞,不断向下一步探索,常常独创出本领域的规则或新奇的或独特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从这点看,天才儿童从定义上讲是有相当创造力的儿童。
3.掌握欲极其强。天才儿童都有一种强烈的内驱力,很想搞懂他们显得智力早熟的领域,因此对有关问题表现出强烈甚至于过分的兴趣,且能高度集中精力,从事他们特长领域的学习时处于执着的神驰状态,长时期全然不理会外界的情形。以来天才儿童同时又具备对该领域敏锐的辨别力和极高极快的领悟力。而这些特质的最佳结合自然会有助于取得更高成就的。
从上面的定义,我们可以了解到,天才的确不多见。而且,有关研究追踪调查的结果显示,天才儿童包括神童,长大成人时并非都能成大器,事实上杰出成人中大多数并不是神童。
历史上,在任何一个关于人类的研究领域,我们都不难发现存在的误解甚或荒谬的神话。仿佛应对了这句哲理:人类认识自己是最难的。对于天才的研究也不例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对天才也有一些误解或错误的观点。据有关调查总结,人们对天才的认识有大致下述误解:
误解之一:天才都是全才
最常被冠以天才称号的是那些在学业上展露天赋的儿童,他们一般是在学校重视的两大领域---语言和数学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孩子。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通常采用智商测验的方式测定学业方面的天赋,然后从智商测验中得到一个综和分数。根据智商测验的综和分数与有关人群的NORM相比较,由此,一些儿童获准加入超常儿童特殊教育计划(GIFTED PROGRAM),这个筛选方式与心理学家筛选被试以纳入天才研究项目类似。
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潜在的假定,即,天才儿童的智力是综合性的。而事实上仅就文化学习方面的能力而言,儿童的天赋也常常并非表现为一种全面能力,儿童既然有强项,也就会有弱项。
误解之二:不具备超常的智商分数(IQ Score)就不是天才,

许多在音乐,艺术和体育项目上表现出非凡能力的儿童通常并不一定在现有的智商测验中表现突出,这实际上是由于目前的智商测验的范围局限所制。至今,智商测验所显示的只是人的能力中的小部分。不过,令人欣慰的是,随着科学界对人类自身理解的进步,有关智商测验的研究和应用每年都在不断改进。

误解之三:天才都是天生的,不需环境栽培。这种误解往往忽视了环境对天才发展的巨大影响。这中间,往往家庭的影响比重大于学校和社会。所以,当代发展心理学(Developmental Psychology)特别强调人类发展变化中Nature &Nurture的交互作用是最为重要的。

误解之四:天才儿童必成大器。其实无论一个人幼年时天赋多高,我们都不能断定起成人后必定出类拔萃。事实上,许多天才孩子,尤其是神童,的确在他人继续向感兴趣的方向前进时,他们却销声匿迹了。中国文革后的第一批少年大学生中的不少神童就是例证。原因有内在和外在的。另外有的人虽功成名就,却因为种种原因,并没能做出过真正富有创造性的成就。天才儿童虽能独立的在自己的领域中用新奇的方法解决问题,但从改变一个领域的意义上来看,几乎没有人能在不经过多年艰苦的工作能达到创造性的成就。

如同所有爱孩子的父母,许多高成就天才儿童的父母当然也渴望孩子能发挥优势,但仅从对所有儿童取得的成就来看,一般总是那些既鼓励孩子独立自主,同时又树立明确目标的父母,权威但不专制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效果最好。

众所周知,公立学校的教育准则是给每一个孩子有平等的教育机会。有人问,那为什么加拿大公立学校有GIFTED PROGRAM?
因为,平等的教育机会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人都应该在相同的时间做相同的事情。

据长期对有关超常儿童的教育与个体需要的研究发现,如果让那些有特别天赋的孩子与其他孩子一起长时间地坐在教室里保持安静或重复一些他们早已掌握了的东西,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这些超常儿童通常会感到非常烦躁不安,生气或沮丧。或出现一些同龄孩子没有的一些问题或麻烦。如果注意观察,有天赋的孩子在他们的思维方式上与一般儿童是有许多的区别的,比如他们可能会关心核战争,死亡,生命等问题及对人类的影响,笔者最近有机会目睹了大约25个超常儿童写的作文,同另外30个普通班的孩子的作文本相比之下,就能看出一些蜘蛛马迹,同样的年龄对待同样的议题,前者就提到对许多现今世界的贫富悬殊,种族歧视,环境污染,城市化过快而使野生动物 “ 无家可归 ” 等问题的看法,当然这在学术统计上只是一个CASE,对于任何结论都还需要更多的更广的深入研究。不过,超常儿童能看到一些在教科书上没有出现的可能性,注意的话题可能是同龄孩子可能不太注意的话题是一个被公认的现象。他们对于吸收和理解新的思想与概念等远比普通孩子要来得快。而这往往是他们在学校表现烦躁的主要原因,因为在一个正常学生的教室里,一个教师是不可能为掌握知识很快的少数学生单独上课的。

比较遗憾的是,有些父母,由于缺乏有关方面的知识或倾向于从负面的方向认为孩子只是在学校制造事端,甚至有的担心孩子是否患上注意力缺乏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ADD)或注意力缺乏和多动症(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由于有天赋的儿童常常高度敏感,自责,如果受到父母未经有关方面检查就断言的误导和指责,孩子有可能会真地认为自己是有问题的人,这对孩子的self-esteem也是具摧毁性的。这样一来,有些孩子的天赋不仅没有得到发掘,一生的命运还可能误入歧途。这不仅是个人的悲哀,也可成为家庭甚至社会的问题。所以让家长拥有和懂得有关知识,让孩子知道自己是有天赋的,并向他们解释他们与别人有一些不同是正常的,避免孩子认为与别人有不同的地方便是自己的错误等。因此,有关方面强调,一定要让超常儿童的父母意识到,给予超常儿童一些特别的护理以满足他们特别的需要,对孩子,对家庭,对学校,对社会都是很重要的。

基于这些需要,北美都有类似的机构安排相应的服务,比如美国的Gift and Talent Program.加拿大各省部级有相关的Education Act,如安省的Education Act就要求公立学校的School Board为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提供特殊教育和服务,这样就有了加拿大的Gifted Program。公立学校的School Board为此建立了IPRCs(Identification,Placement,and Review Committees)来鉴别需要特殊教育和服务的孩子。这些Committees必须由至少三位成员组成,其中一位必须是学校校长或是一位board supervisory officer.IRRCs的运行也必须依据安省的法律条文(Regulation 181/98)

IPRC的功能是根据有关资料(包括来自心理学家的才智测评鉴别报告)和信息,

1)鉴别学生是否属于超常儿童(identified as Exceptional)

2)学生属于哪个超常领域(根据教育部的分类)

3)决定超常儿童的安置(Placement)

4)对鉴别和安置进行每学年的复查(Review)

目前在加拿大的才智测评鉴别( Gifted Screening)多用WISC-IV来测试GENERAL THINKING AND REASONING SKILLS。测试的结果是用加拿大的NORM(比如特定的年龄段)做对比。WISC-IV包括几个方面的测试:

1. Verbal comprehension Index (语词理解指数)
2. Perceptual Reasoning Index (知觉推理指数)
3. Working Memory Index (即时记忆指数)
4. Processing Speed Index (PSI) (数据处理速度指数)

另外,虽然通常是学校的老师或父母首先发现儿童的一些超乎寻常的表现或才智,正规的才智测评鉴别(Gifted Screening),则是必须由有执照的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st进行并给予全面的才智测评鉴别。对才智测评鉴别的意义当然也是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看法,目前普遍认为的是,至少它为父母和教育工作者们较客观地了解孩子的才智分布有一定的帮助。
才智测评鉴别(Gifted Screening)一般是在三年级时进行,凡入选并愿意加入Gifted Program的孩子可以从四年级到十一年级,同另外一些超常儿童一起在Gifted Program里学习。十二年级时又回到普通班与所有同学一起准备毕业和备考大学。这样,一方面,天赋儿童能得到他们特别需要的挑战,另一方面他们可以有一个更适合他们需要的互动互助的支持社区。
当然,与所有孩子一样,除了学校的教育和支持外,超常儿童自然也特别需要家庭社会尤其是父母的支持和关注。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天生我材,各有其用。如果每个人,都能得到与其天生的才智和能力相协调的培养和发展,那将来就可能会更和谐地融入社会,建立更美好的人生。就象不同的树,都能在与其相合的土壤、阳光、水分的条件下生长,然后成材,并与其他的树木一起再组成一个美丽和谐的森林。
关于Giftedness的研究非常多,无论是从测试的人群,性别,年龄等角度,或是不同的学派都有大量的研究或调查报告,本文无法一一详述,也绝对不能以一概全。在此,笔者只想借Edgar F Robert的话结束本文:
“ Every human mind is a great slumbering power until awakened by a keen desire and by definite resolution to do. ”

愿所有的孩子们都能发掘出他们的最大潜能,快乐健康地成长!

*摘自: Guiding the Gifted Child,by James T Webb.(Ph.D) et al.1994 .

(作者保留版权)

pf button big 关于超常儿童(Gifted Children)的一点常识

You might also lik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章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